时期以来我旗工业发展和节能减排现状

2019-09-18 20:12栏目:新闻中心
TAG:

(该调研发表于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经过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的迅速发展,伊金霍洛旗迅速成为一个依托煤炭资源开发而发展起来的工业城镇,但由于生态环境脆弱、产业结构中“一煤独大”,层次偏低,工业存在能耗高、污染重、效益低等发展短板,如何提质增效、增强发展的可持续性成为亟待破解的制约性难题。工业转型发展势在必行,也是我旗工业经济发展的唯一出路。党的十八大以来,自治区提出“8337”发展战略,加快工业转型升级,为节能减排创造了重要条件。市委书记白玉刚也指出“加快经济社会转型发展是重大而紧迫的战略任务,要牢牢把握转型发展的工作重点,在关键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重大突破。”并指出当前七项重点工作,其中第一项便是着力推动工业转型发展,夯实强市基础。个人认为伊金霍洛旗的工业转型分析对鄂尔多斯市整个工业经济具有借鉴意义。本文依据“十一五”时期以来我旗工业发展和节能减排现状,就新时期工业转型升级对节能降耗产生的深远影响进行分析。一、煤炭行业进入调整期,煤炭企业整体效益下降,产业结构调整成大趋势,工业粗放式增长难以为继。我旗境内已探明煤炭总储量为139亿吨,煤质优良,具有低灰、低硫、低磷、高发热量的特点,在国际上素有“精煤”之称,是神府--东胜煤田的主采区,是国内重要的能源基地之一。改革开放以来,凭借有利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煤炭资源优势,"大力发展煤炭工业,围绕煤炭工业规模迅速发展壮大。但由于结构偏重,产业层次偏低,能源消费结构单一等原因,工业还存在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率等发展短板。在生态文明建设受到高度重视的当前,如果我旗工业不尽快转型升级,就难以化解节能减排的制约,也难以在新一轮激烈的工业竞争中取得主动。从当前表现看,我旗工业业绩显著2013年,我旗实现工业增加值364.8亿元,占全市工业增加值的19.23%。但同时要看到众多因素的影响,一是工业发展付出了昂贵代价,工业能耗多,2013年"我省规模以上工业能耗为359.28万吨标准煤,万元GDP能耗远高于2013年全国平均水平0.737吨标煤。二是全国正处于经济增速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经济增长将保持在合理区间,原煤价格、销量回归平位运行,成为市场运行新常态。近两年,全国煤炭下游行业需求减少,煤炭产能结构性过剩,对以煤炭为主的资源型城市冲击很大。鄂尔多斯作为以煤炭工业为支撑的资源型城市,必须加快转型发展步伐,构筑新的发展优势。再次,要看到宏观政策新变化。当前,国家实行区间定向调控、微刺激政策,既着眼于稳增长、防风险,更兼顾调结构、促改革。同时,推进能源消费、供给、技术、体制革命,着力节能减排,提高能源综合利用效率,成为国家宏观调控大趋势。这就要求我们因势而动、顺势而为,加快转变挖煤卖煤的粗放发展方式,着力调整产业结构,否则前行的路子将越走越窄。二、工业转型升级的方向所谓工业转型升级,就是转变发展方式,调整工业结构,提升产业层次,以解决能耗高、污染重、附加值低、产业链短的问题。对我旗而言,转型升级的方向是高端高质高效,即发展提高以低碳经济,绿色环保经济为标志的先进制造业和新兴战略产业,控制高耗能行业的盲目扩张,推动高耗能行业向精细化、集约化转变。为此,我旗应强化优势,克服劣势,培植新增长点。一是围绕已建成园区,立足资源优势,培育壮大优势特色产业,大力发展煤炭就地转化深加工。拓展煤炭深加工产业链,提升产业层次。汇能一期4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项目主体工程基本竣工,汇金达环保溶剂油一期项目、正能循环经济产业链部分项目投产,神华煤液化项目第一条生产线2013年生产各类油品90万吨,第二、三条生产线正在开展前期工作;国家煤炭直接液化工程化实验室、神华煤直接液化博士后科研工作站落户我旗,为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提供了科技支撑。二是围绕矿用装备制造,培植技术型工业,发展新增长点。兰海矿用自卸车项目正在进行设备安装,西北特种电缆项目实现试生产,中煤装备制造节能电器项目具备试生产条件。三、工业转型升级将对节能降耗产生巨大促进作用工业转型升级对我旗发展的影响是深远的、全方位的。尽管过程可能会艰难曲折,但在以改革促发展的新形势下,趋势已不可逆转。其中对节能降耗的巨大促进效果更是明显,能源消费情况将与以往有所不同,我旗节能减排进入新的阶段。“十一五”时期以来,我旗工业能源消费具有三大特点:一是工业能耗,电耗增速由高增长趋于平稳。煤电消耗大幅增长阶段已过。二是高耗能行业将逐步淘汰出我旗工业行业,目前我旗仅有一家水泥熟料加工企业。三是煤炭行业产能结构过剩,煤炭刚需变化不大。今后,随着工业转型升级和新型城镇化建设取得实质性进展,我旗工业能耗将分四个阶段表现出新的特点,节能降耗由“堵”变“疏”进入快车道。一是在工业转型升级观望阶段,经济下行压力大,工业能耗用电量将持续低速增长或下降。2014年上半年,我旗规模以上工业能耗增长37.05%,但除去新增统计国电、上湾热电能耗,能耗较去年下降30%以上。当前工业产能过剩,市场需求疲软局面没有转好迹象,何去何从,企业多持观望等待态度,但中央政府多次表态并发出明确信号,要向改革开放要动力,不会因经济一时波动而采取短期强刺激政策,经济增长重心转移,从注重量的增加转向更注重质的提升,更加注重中长期的健康发展。这表明,中央政府容忍经济下行压力,容忍工业增速放慢,下决心转方式调结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充分发挥决定性作用。以市场压力激活企业发展活力、创新活力和生存自信。因此,面对严峻的发展形势,企业必须找准方向加快行动,面向市场转变提高,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转型升级。这一阶段将很快到来。二是在转型升级初期,工业能耗、用电量双降趋势明显,工业能耗、用电量首次出现峰值。这一阶段新型城镇化进展缓慢,房地产业仍未完全消化,各种基础设施建设拉动有限,部分工业企业由于耗能高、污染重、成本高等因素,在市场和节能减排政策的压力下主动求变,关停并转。原有生产格局被打破,过剩产能开始压缩,工业能耗、用电量明显下降、但由于轻工制造、装备工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快速补位。能耗和煤炭消费量持续削减,工业进入发展阵痛期,结构调整开始启动,节能减排进展加快。三是在转型升级顺利推进期。工业能耗、用电量持续下降,最后触及谷底回升,用电量率先反弹,其他工业行业对工业用电量的消费拉动显著增强。由于结构调整升级顺利推进,过剩产能成功压缩,节能技术改造取得成效。我旗工业能耗、用电量大幅削减。同时,轻工制造业、装备工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保持较快增长。新型城镇化建设加快推进,带动工业能耗、用电量恢复性增长。这一阶段,我省能耗和煤炭消费量大为减少,节能减排成果突出,能源利用效率达到新水平。四是在转型升级基本完成时期。工业能耗稳定低速增长,用电量保持合理增速。这一阶段,由于结构调整升级基本到位,主要耗能产业对工业能耗增长的带动作用显著降低,工业能耗进入稳定低速增长时期,同时,科技创新能力增强,先进制造业占据工业主体,成为创造工业利润的主要来源,完成了发展重心由“量”向“质”的转变,适应工业转型升级需求,天然气、电力消费比重明显增加,能源利用效率显著提高,节能降耗目标达成。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集团8722c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时期以来我旗工业发展和节能减排现状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